当前位置:gametea.cn搞笑笨贼串串烧
笨贼串串烧
2022-09-11

上海西北角有一批最早的工房叫曹杨新村。是20世纪50年代末政府出钱为上海产业工人盖的福利房。20世纪世纪中叶住在曹杨新村的有两种人特别出名,一种是特别特别的好,比如有几位闻名全国的劳动模范,她们曾经出席全国群英会、在中南海做客,与毛主席握过手吃过饭;还有一种特别特别的坏,他们是“文革”起家的造反派坏头头,居然也钻进中南海搞乱上海搞乱全国。曹杨有过荣誉也有过耻辱。现在第一代住户都老了。有的“走”了,他们的子孙还住在曹杨,有一部分搬走了,剩下的房屋成了出租屋,住进外来务工人员,这里的居民不再是纯粹的产业工人。不过老居民之间,他们依然友善相处,民风极好。彼此知根知底,谁家子孙有出息,谁家子孙不争气,小区里都知道。这里说的是个不争气的小八腊子在小区里也很有名气,小八腊子他叫富贵。其实,他既不富也不贵,他是一个惯偷,他从十二岁开始就小偷小摸,先是从他爷爷身上下手。他发现啤酒瓶可以到废品回收站换钱,于是将家里空酒瓶一扫而空,爷爷还表扬他勤劳,帮家庭搞卫生。他不知道父母是谁,父母离异不管他,爷爷收养他。爷爷对他采取放养,由着他性子来,因此他的童年很快活,他觉得网吧游戏比学堂读书开心,于是一头钻进网吧没日没夜的玩。网吧是要付钱的,空酒瓶那点小钱是不够维持开销的,他开始偷他爷爷皮夹子。爷爷是个酒鬼也是赌鬼,稀里糊涂,不知道钱的去向。曹杨小区过去很少发生失窃偷盗事件。直到有人告发,说他的孙子偷了网吧小伙伴的钱,他才知道出了家贼,这对住在曹杨的人来说是很丢面子的奇耻大辱。一气之下,将富贵揿在长凳上“竹笋烤肉”,用竹片在他的屁股上一顿毒打。

1.不怕警察

偷窃是会上瘾的,就像吸毒一样。网吧不能不玩,没钱不行,家里捞不到油水,他就将目标锁定小区门前那家杂货店。他对杂货店不要太熟悉,那是他替爷爷买烟买酒的地方。他知道作案前必须做功课——踩点,这是他在网上看到的盗窃手段。杂货店前门有卷帘门不能进,后门有个气窗,拔掉插销,容得下他的小身体爬进去。他成功了。这是他第一次入室作案,他没有恐惧,只有兴奋,就像网络游戏打到最高级别的那种成就感。进入店堂,眼前是各种好吃的糖果蜜饯,他每样抓来尝尝,发现白酒“五粮醇”,他以为是爷爷一直念叨的又喝不起的“五粮液”。他打开一瓶,模拟爷爷喝酒的腔调,咪口酒丢几粒花生米到嘴里,好不快乐。喝着吃着,全不管天会亮、人要醉。他不胜酒力,终于醉倒在柜台边。直到杂货店小老板来开门打110报警,他还在呼呼大睡。警察将他弄醒,这时围观的人也不少,曹杨小区无小事,一有什么动静,居民倾巢而出,一个个都是评论员。一眼便认出他是谁家孩子,面对现场议论纷纷,大家一致认定,富贵不算犯罪是逃夜走错门,一致谴责家长不负责任,爷爷把孩子打怕了。小老板一听,大家都同情孩子,民意难违,看看店里也没多少损失,过夜现金一分不少,大家都是一个小区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也就顺水推舟帮孩子撤案。警察也知道这小偷是未成年人,就通知富贵爷爷将孩子领回家严加管教、等候处理。临走时民警揪揪富贵耳朵,笑笑说:“小鬼,你别以为大家帮你求情,你就没事啦,我本子里记下你不良记录。回家一顿生活等着你。”

爷爷脸色铁青,在大伙面前头也抬不起来,一把揪住富贵快速往家走。富贵这时才感到恐惧,他不怕警察,他觉得警察对他挺和蔼,做笔录时还冲他笑。可是爷爷那关就难过了。今天这顿“竹笋烤肉”那要另外加菜了。他下意识地摸摸自己单薄的裤衩。进了屋,爷爷重重地将大门一关,富贵自己识相,将条凳搬来,自己褪下裤衩,扑倒在条凳上接受家法。半天没有动静,富贵侧脸一看,让他大吃一惊,爷爷坐在一旁流泪、打自己脸,没有打他的意思,最后居然还说:“你起来吧,从今往后,我不打你,也不管你,我也管不了你。你要再神志糊之,政府会管你。”说完这番话,祖孙俩很长时间不说话。

2.警察救他

富贵老实了一段时间,但还是耐不住寂寞。几天不上网吧,他像丧魂落魄一样难受。兜里没钱,让他寸步难行。爷爷只管他三顿饭,真的什么也不管。这年冬天,大雪纷飞。富贵实在耐不住,决定出去碰碰运气,在小区转悠。毕竟年少无知,他不知道贼有贼规,老贼都知道一个行窃口诀:偷风偷雨不偷雪。下雪天一般不干这个活。富贵不懂。他信步来到一幢老工房,他东张西望,从一楼走到五楼,有一招他懂,凡是门前有鞋子的,说明家里有人,门前只有拖鞋不见皮鞋的,家里没人。他一看504室家门前没有皮鞋球鞋,决定冒险一下,他用螺丝刀七弄八弄,居然将门打开了。他进了门,这是一家一室户,前面房间,后面灶间。他将门关上,这次他吸取杂货店贪吃的教训,直奔主题:找钱。他打开所有抽屉橱柜,却不见大钞,只有零星小票。他很失望地抬头打量,墙上一面镜框“光荣退休”,原来跟爷爷是一个档次的穷光蛋。他正懊丧想退出之时,忽听得楼层有脚步走来。只听得两个老人说话:“噫,谁呀?大雪天到我们家里来?”“看脚印,是个孩子。”

进来的就是这家主人,一对老夫妻,刚看望儿孙回家。他们一路发现富贵的踏雪脚印直到他家门口。老两口往窗口里张望,发现屋里有个人影晃了一下。老头摸出房门钥匙准备开门,发现门锁被撬过,老太说:“先别开门。贼在里边,快打110”老头说:“暂时不用报警,贼也是小蝥贼,不用怕。”老太担心小贼动刀怎么办,老头嘿嘿一笑说:“别忘了我是上运三场搬运工,一百斤包子一只手拎起来扔它十米外。”老太说还是当心点好,要不多叫几个邻居来抓小贼。老头想了想说:“你想过没有?这么冷的天,这个小子溜到别人家里,肯定是走投无路。让我们问清爽再处理。”于是开门进去。老太一进门便操起一根拖把准备冲进去,被老头拦住:“别吓着孩子,我来对付。”老头对着灶间喊话:“出来吧,你跑不掉了,这么晚了到我家来,还没吃饭吧,要不给你下碗馄饨——”老头的腰眼被捶了重重一拳,老太骂他:“他是你孙子呀?你这么菩萨心肠?”喊了半天没有动静,老夫妻冲进灶间一看,没有人,灶间的窗门被打开,小子难道跳窗跑了?这可是五楼呀,跳出去必死无疑。他们从窗口往下看,底楼地坪上没有尸体呀,难道小贼有飞檐走壁的神功?要不刚才看花了眼,根本没有小偷这回事?

其实富贵没有跑掉,他像壁虎一样伏在外墙水落管上。刚才听到老夫妻开门,情急之下他跳窗出去,抱住水落管,又不敢往下溜,往下看他吓得要命。零度严寒,天空又飘着雪,他觉得抱着的不是水管而是抱着一根大冰棍,冻得浑身发抖,不到半个时辰他实在坚持不下去,眼看要掉下去,他就叫救命呀!他的声音又那么轻,房间里老夫妻好像听到叫声,老头推开窗门左右观察,他终于看到这惊险一幕,他知道自己无法营救,弄得不好孩子掉下去,自己责任太大。这回他只好打110救人。

这回这个小区可热闹了,像每年真如庙会,曹杨小区沸腾了。所有窗口都亮起灯。这个晚上上演一场像好莱坞电影大营救,来了警车、消防车,救护车。还有许多居民自动加入营救,用床单兜着防止孩子跌下来。消防云梯伸到五楼,消防战士小心翼翼将他抱下来。富贵被救下那一刻,他看到小区灯火辉煌,人声鼎沸,来了那么多警察,电视录像、夜报记者,还有平时见不到的公安局长什么的大人物现场指挥。他欣喜地发现人群中有平时要好的小伙伴,在他们眼里,富贵他是这个大片的主角,他已经忘记刚才的恐慌,他现在感觉自己是个大英雄,就差鲜花与美女……

不过这一回结局他没有杂货店那么侥幸,他没有被爷爷领回家,而是直送到于漕河泾的少年管教所,因为他有前科不良记录。

3.他当“警察”

富贵行窃手艺不高,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几番进出拘留所,懵懵懂懂将自己的少年打发了。糊里糊涂变成长胡子的青年。这个世界他接触最多的是警察。小偷跟警察就像猫跟鼠一般亲密。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很愿意当个警察。他接触过的警察都很可爱,不是凶神恶煞的那种可怕。杂货店那回,派出所民警审问他时,眼睛里都是滑稽的笑意;大雪天将他救下来的消防警察更像大哥哥亲切;少管所的管教警察像学校体育老师,严厉但不打他,晚上还替他盖被子。所以每次失手被警察抓住时,他都无所谓,只要不反抗是不会吃苦头的。到里面蹲上几天就出来了。

终于他有了一次当警察的机会。有一次晚上他撬窃一家人家,这回收获颇丰。他正要离场时,他吓了一跳,门道里站着个警察……仔细一看原来是警察的制服挂在那里。富贵心想这回玩大了,偷到警察之家了。惊吓之余,一个念头化为行动:他将警察制服穿在自己身上戴上大盖帽。他大摇大摆乘电梯下楼。电梯里居然还有人跟他搭讪:“这么晚了,还出勤呀?”富贵点点头:“是的,有任务。”还有个老太向他投诉说小区最近盗窃比较严重,她家的一辆新买的自行车被偷了。富贵说:“知道了。”他装作镇定,心里急得要命,希望快点离开。

他跨出大门,在小区的花坛大步流星走去。走着走着尿急,向灌木丛中走去方便,那里正好也有两个正在拉尿的青年,一看警察,拉起裤衩就逃,富贵说:“逃什么,我也是来方便的。”那两个家伙还是一路狂奔。这时他发现地上有电瓶车上的电瓶还有大力钳。原来他们是同行。富贵看看自己那身制服笑了。当警察的感觉真好。

富贵转身正在考虑要不要将电瓶带走,想不到对面来了个急冲冲的妇女,手指着他,大声喘气。富贵一吓,他以为他的身份暴露了或者那妇女是被偷家的主人,他正想逃,那妇女一把将他拉住,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警察,快,不好了!”富贵一听对方不是将他当小偷,还是把他当警察,心定了。他问:“什么事?”那妇女说:“出人命了,快去!”富贵想这回他真的逃不了了,让他假警察去破案,来了真警察那不是自投罗网吗?他推开妇女的手说:“我有任务,你打110吧。”那妇女不饶他也不放他,说:“我知道你在执行任务,刚才那两个贼差一点被你抓住,是不是?我都看到了!”富贵说:“知道就好,你报警吧我要去追小偷。”说着就要走。那妇女生气了,责问他;“抓小偷重要还是抓杀人犯重要?出了人命,你敢逃避现场?”富贵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你看到杀人了?”妇女说:“我不但看到杀人了,还看到在分尸……”富贵一听,毛骨悚然,尿了一裤子。他被妇女硬拉着来到一棵梧桐树下,妇女手指前方:“你看到没有?”富贵看到前方影影绰绰有两个人影,抬着一个光身的人体,只听一个说:“把手臂和腿都卸了吧,这样更好做……”

富贵从来没见过这种血腥事件,他已经吓得浑身筛糠,结结巴巴说:“你有手机吗?快报警!”妇女说:“你不是警察吗?冲上去呀!”富贵说:“我一个人力量不够。”话还没说完,那边真的来了两个警察,警察不是朝分尸首的地方去,而是直接扑向富贵。

原来被富贵盗窃的那个警察回家发现案情,向局里报警,料定窃贼没有跑远。他与另外一个警察在小区搜索,果真在梧桐树下抓个正着。富贵束手就擒时急忙说:“我不逃,你们先去抓杀人犯!”警察说:“哪里有什么杀人犯?你别耍花腔!”说着已将富贵铐上。富贵不挣扎,手指那边:“那位妇女可以作证,是她报的警。”警察对那妇女瞧瞧:“你们是一伙的吧?”那妇女急了,忙申辩:“我不是坏人!我路过这里,发现那边有情况,正好碰到这个警察,我拉他来看现场,他还推三阻四不肯来。”这位妇女到现在还不明白她遇到的是假警察。警察还是不肯放过这妇女,说:“请你到派出所跑一趟协助调查吧”妇女说:“那边杀人你们就不管啦?”警察说:“是不是杀人,我们一起过去看看。”说着他们一同来到那边。灯光下,两个营业员正在拆卸服装模特。这个现场是一家时装店的后门。富贵与妇女傻了眼。富贵哭丧着脸对那妇女说:“傻大姐,我富贵今天栽在你手里。”妇女说:“你不是警察?那你怎么穿着警察制服?”一个警察笑了:“他这身制服是我的。”妇女啊了一声:“原来他是小偷!”

警车向武宁路桥开去。警车里的富贵望着林密水清的曹杨河,若无其事地问身边的妇女:“你住曹杨几村?”被警察喝住:“别说话,想对口供是?”妇女委曲地哭了。富贵却暗好笑:“哭魂呀,你马上可以回家了。我可回不去了。啊,爷爷不在了,我富贵到处为家。”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不要使用微信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