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gametea.cn时尚说英语习国际时尚 杨元庆以世界的身份漂流?时尚英语文章
说英语习国际时尚 杨元庆以世界的身份漂流?时尚英语文章
2022-10-07

杨元庆一直在领着联想跨洋越海,希望离世界越来越近,与其它任何中国公司的出海者相比,他的船速最快。不过,他仍然需要在海面上继续艰苦航行,因为他距离国际海岸还有一段海里。说世界的语言在中国民间崛起的公司的CEO群落里,杨元庆算是能听、说英语的为数不多的人士之一。为了学得流利的英语,杨元庆还有个专教其英语的外语老师,杨本人则平均每日英文约一个小时。如此反复勤苦,已有一年有余。正是如此,杨本人才能在其参与的世界性谈判中少用翻译。杨元庆努力世界通用语言之特殊之处在于两点:一是他说世界的语言不仅是其个人喜好,而是为了国际化的事业;二是杨领导的联想集团是一家善于讲国际语言的公司。前一特殊之处看似稀松平常,然而中国公司CEO大多忙于原始积累,更有留恋于中国商道,却鲜有亲自世界语言的人士。杨元庆学说世界的语言倘若算不得什么希奇,那么他领导的联想集团一直在学习世界的语言就是难得的。对于公司来说,站在哪个阶层和阵营就操持哪个体系的语言,因此公司的语言体系就相当于公司的文化内涵。大多数中国民营公司,尤其是与联想同时年代崛起的民营公司(满二十周年左右)几乎鲜有操持世界语言体系的公司出现。太多的案例不便列举,仅仅列举同样像联想那样与世界联系的公司为例。被国际工商界鼓吹追捧的海尔集团无疑是加强中国与世界联系的公司之一,然而这家公司以及他的领导者张瑞敏操持的语言体系不是世界语言,却是中国璀璨的伦理,其中更有学说,这种语言体系被塑造成根深蒂固的文化内核,在海尔集团处处扎根汲养,小到总部大厦,大至培训体系,语言体系深邃的义理在海尔和张瑞敏的世界里潜伏不休。另一家同样积极踊跃的出海者便是华为,其业务体系与世界的联系可谓与日俱增。然而,这家与联想同时代诞生的高科技公司,与他的领导者任正非,却遵循着世界公司所无法趋之若骛的语言体系――思想,而且这种包括战争理论和哲学基础在内的语言体系,在华为公司内部俨然成为文化内核之一,并且使华为能够迅速地窜升为与思科叫板的卓越公司。接下来的民营公司语言体系就更为了,比如很有可能收购匈牙利航空公司而推动中国航空业与世界联系的海南航空公司,以及它的领导者陈峰,就长期采用了易经与贯通的语言体系,以至公司经理遇见客户常以合掌相迎,而无需握手,更有释迦牟尼的佛像肃穆地静立在领导者的办公室内。界市场上“有就有双星鞋”的双星集团和它的领导人汪海,同样是希望与世界离得更近的公司和商业,然而双星和汪海采取的语言体系却是,以至大小佛像在公司内部直白可见。然而,杨元庆的联想集团早就习惯了像跨国公司那样说世界的语言,从1990就诞生的《联想管理大纲》,到1999年的“无称谓活动”,再到2000年的“企业文化螺旋发展模型”等等无不是采取了国际通用的语言体系塑造和完善公司文化。当然,杨元庆加快与世界联系的心情是迫切的,联想加快与世界联系的方向也是正确的,只是杨元庆本人的语言体系,至今也没有完全按照理想的模型那样与联想融合起来。无论如何,杨元庆和他领导的联想集团还是在不断完善说世界语言的能力,尤其是如今它一举吞下了IBM公司的PC业务,这意味着杨元庆要直接接受一位美国CEO的汇报,然后接纳近万名外国员工的就业,以及领导一家同时在和美国上市的高科技公司。这也同时着一个直接的问题:杨元庆以及他领导的联想集团必须尽快地好世界语言体系,来不得半点马虎。守世界的品性想要离世界市场更近一些,就得有世界公司的品行和操守,而不能把本土的江湖之风带到国际市场上去。即便早期的联想集团多少有些不过的问题和,那都原始积累的无奈之举,至少在联想集团大半段历史里,杨元庆和他领导的联想集团是严格“守节”的,是监守着规范品性的。这种遵守国际品行的行为,对于中国的公司来说,或者对于资本市场上挂牌上市的公司来说,在追逐原始积累的中国市场里相当不容易。遥远的案例不用去追溯,仅仅看近期的大小案件就可见一斑,既有国内资本市场监管下之的伊利集团和郑俊怀,也有资本市场监管之下的创维集团和黄宏生,还有新加坡资本市场监管之下的中航油和陈久霖,当然更有一大堆的民营公司和它们的领导者纷纷落马。这些问题的领导人和他们的公司,不是卡在了战略与管理的上,而是遇到了品行原则的“软肋”(这也是典型时期的典型中国问题),这种品行原则已经超越了公司和公司领导者的范畴,而是直接涉及到了、原罪、人格、、法律的范畴。即便与联想一样在资本市场上市的民营公司,也有大批难逃此成长旋涡。倘若监管机构进一步摸底,也许还有更多的中国民营公司露了马脚。恰是在这种背景下,杨元庆和他领导的联想集团是操守的公司,像它推崇的许多百年国际公司那样操守。因此,即便杨元庆和联想集团也频频质疑,却不是上述品行和操守问题,而是国际公司通常会也会的质疑,比如管理方式问题、竞争策略问题、经营模式问题、战略执行问题等等,却从不涉及公司及个人品性。即便在钻营的资本市场,联想也算是少有的老实规矩的公司:例如几乎没有负债更谈不上拖欠欺诈银行;几乎永远保持现金充足更谈不上虚假融资;几乎严格遵守股市监管因此很少股东质疑;几乎很少去搞关联交易而避免了诸多嫌疑。当然了,更不用怀疑杨元庆和联想集团会在股市上抽逃资金、虚报利润、资产、偷税漏税等等。,也许正是因为杨元庆和他领导的联想集团希望守住品性,希望能够越来越像它推崇的跨国公司那样遵守规范,因而也变得小心谨慎。这种小心谨慎让杨元庆的胆识和能力了瓶颈,比如他会塌塌实实地挣钱,却不会技巧性地花钱;他会踏塌实实地卖PC,却不会投机取巧地买公司。但是,这并不杨元庆去更加地贴近世界,于是就有了收购IBM公司的PC业务的大胆之举,可能是因为这次花钱是花在了自己最擅长的PC领域,杨元庆显得更加自信与大胆。他和他的联想集团愿意背负5亿美元巨额负债,再解决万名美国人就业,再让出18.9%的股份,再支付数亿美元资金,再出让诸多董事局席位和总部,是为了在联想最熟悉的阵地上搏击一番,也为了与世界的巨人离得更近一些。问题是,离世界更近了以后,杨元庆和联想集团会更加地珍惜守护品性的重要价值。站世界的队伍杨元庆和联想集团还是个积极踊跃地与国际伙伴搭讪、站队、做邻居、为对手的角色,而不是盲目自大或者锢蔽自封。这种喜好促使杨元庆本人以及联想集团离世界更近一些,因为这为领导人和他的公司愿意提前站到世界公司的队伍中去。在波及到中国市场的世界IT产业的几次重要的“大浪潮”中,杨元庆和联想集团都是积极与这个大浪潮里站在风头浪尖的国际公司站队为伍。这包括在互联网门户热火朝天的时候,联想集团与AOL携手合作;在电讯网络如火如荼时,联想也过要与风头正劲的电讯盈科展开合作;在全球PC市场面临重大转折时,联想又做出收购IBM的PC业务的惊人之举。也许是为了合作的成功,站在队伍里的协作伙伴还包括提供战略顾问的麦肯锡,提供财务顾问的高盛公司,提供公关服务的奥美公司,这种典型的美国式阵营让杨元庆和联想集团瞬间离世界巨头世界亲密无间,俨然站在了同样的队伍里。至少这一次,杨元庆仍然是地希望站到世界公司的队伍里去,为此杨元庆本人不惜用了三个词语来向他的美国CEO沃德表达诚意,即“坦诚”、“尊重”、“”,前两个词汇是杨元庆表明自己和联想集团是懂得用国际方式与国际伙伴友好相处共事的。然而,最后一个词汇对于杨元庆来说,就更像是一个“取义”的举动,因为杨元庆的天性就是个倔强、不的人,此次他能主动向国际伙伴表达“”诚意,其突破非同寻常。难怪,柳传志为此面对直言赞誉杨元庆:“这非常之好(即懂得),大家把话放到桌面上说,一定要充分地尊重,认真地考虑意见。在自己意见的基础上,逐步地做到。从这个角度说,元庆明显比以前成熟多了!”此言即出,足见杨元庆为拉近与世界的距离所用心之至。习世界的时尚若是当真想融入世界商业的圈子,就不得不学会世界商业的时尚。所幸,杨元庆以及联想集团向来算得上是懂得于学习世界商业时尚的角色。遥远的案例同样不需去回顾,只需三件事情足以侧面映射这一方面。一件事便是联想更换了一个国际化的新名字(Lenovo);二是联想投入巨资终于成了中国第一家挤身奥林匹克运动会十大赞助商的公司;三是联想聘请国际广告机构全新创作的广告宣传语――只要你想!不大不小的三件事,甚至可以简单地归类到营销和品牌创建的小环节中去。然而,如此的三个举动对于中国公司来说,尤其是对于历史不长的中国民营公司来说可谓突破性的举动,这种举动的突破价值不在表面,而在于和态度的根本变化,在于愿意和世界公司走得更贴近的态度。其一,世界市场的公司早就习惯了接受SMASUN、PANASONIC、NIKE、SONY、FOXCOMD、SIMENS等等英文字母组合的品牌识别名称,凭什么偏要他们接受汉字标志的“联想”呢?即便要他们去接受,联想也需要花费无限的时间去壮大自身。其二,全球顶尖的公司逐渐地接受了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赞助价值,联想希望挤身世界市场,凭什么不能申请加入这个俱乐部呢?其三,中国公司的品牌态度或者它们与世界的距离无需用实际的业务去衡量,往往通过一句广告语即可见得分晓,联想凭什么不能采用世界更容易接纳的通用语言去宣传中国公司呢?显而易见的是,杨元庆与他领导的联想集团的确是采用了与世界靠得更近的方式去宣传他们自身,这种宣传方式和思维方式超越了行动的本身意义,而是代表着与世界同一步调的态度和,因为这本身就是世界的商业共同的时尚。即便如此,杨元庆起源于草根文化的世界时尚观,仍然在挑战。这种挑战在联想与IBM的未来融合中也许将变得更加明显,也就是说杨元庆的商业方式能否让IBM的PC还那么响当当地紧跟世界潮流?关于这种担忧,不仅是IBM公司有,柳传志同样也有,他这样坦白地表述他的见解:“担当国际公司的CEO,在这方面,杨元庆是匮乏的。”所以,在这场快速融入世界的运动中,IBM公司的沃德仍然要担任新公司的CEO,这意味着他至少能让新公司不会偏离世界商业时尚太遥远。就像麦肯锡公司杨元庆和联想集团的那样:要进一步了解商业世界,然后才能开阔眼界。如果借用杨元庆自己的比喻,倘若他需要快速融入世界的主流,那么他就要赶紧甩掉穿了很久的“草鞋”,换上世界商业时尚的“皮鞋”。作为一个中国与世界沟通的中间人,他至少也要一只脚穿皮鞋,一只脚穿草鞋;或者,他双脚穿着皮鞋,也必须懂得穿草鞋的人的心态。(n103)